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《离岸流》:小说的包容与自由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5 07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人到中年开始小说创作的凌岚,集诗人、翻译和时评作家于一身,也是我有幸结识的于古今中西小说广有研读的饱学之士。她的小说集《离岸流》最近出版了,作为其中多部作品的较早读者,我愿意谈谈自己的看法。

几乎每一个故事,都是“追寻”的故事

13部中短篇小说,主人公均以在美生活的华裔为主角,风格有的委婉低回,有的俊朗刚健,如果一定要圈出某个一以贯之的主题,或许就是“追寻”??几乎每一个故事,都是追寻的故事。

《冰》写了一对离异夫妇藕断丝连,登上奔赴南极探险的豪华邮轮,化解前嫌、重修旧好的故事。看上去,似乎是女主人公林里在寻求婚姻的破镜重圆,可是到了故事结尾,读者才恍然悟到,那个从题目至旅程,一直贯穿其中的近乎抽象的“冰”,才是女主人公追寻的象征??“伟大、冷酷,超越一切。跟这个无限的存在比起来,她人生的一切,完全微不足道。”这样的面对终极的灵魂觉醒,让林里于两性博弈中由被动转为主动,也使两人经历重重阻挠,彼此产生一点难得的陌生感和新鲜感,又借脆弱的性,来弥合支离破碎的关系。

《司徒的鬼魂》写林里在小镇偶遇印第安酋长后裔司徒,两人因丧偶、因病弱而同病相怜,进而由怜生情的故事。结尾处司徒披着祖先作法时候的白头鹰羽毛蓑衣一飞冲天,而林里则在“你要信”的嘱咐声里沉浸。“信什么”?小说没有给出明确答案。信某种宗教,信人人平等,甚至以小说为信仰??似乎都无不可。总之,要“信”,要追寻。

《桥水》叙述的是“我”陪伴亲人般的婉姨在美国小城寻找亲生女儿,却与女孩失之交臂的故事。婉姨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依靠个人奋斗成功的女强人,可她却有着难于启齿的隐痛??改革开放之初,为了当时难得的出国机会,哄骗年幼的女儿赴美,却不料从此失去了女儿。通篇的故事都在追寻,其实通篇也是对价值的追寻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